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市场优势 > 正文

陈三立:修水义宁陈氏走出的一代宗师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11-16 07:18

  陈三立是中国古典诗歌最后一位称得上“大”的诗人,他对于已经很难超越的前辈诗人其实有所超越。而王辟疆著《光宣诗坛点将录》,把陈三立排在第一。

  与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的中国文人一样,陈三立的最初志向本不在诗。清朝末期,各种维新思潮兴起。陈三立推崇维新,希望引进西方学说富国强民。青年时期,陈三立随父亲辗转赣、湘、鄂等地任所,他汇通百家学说,博采众长,与贤士交游,评论朝政,讽议公卿,讲学维新思想。与谭嗣同、徐仁铸、陶菊存并称“维新四公子”。

  1896年,44岁的陈三立随父到湖南任职,父子效仿日本明治维新,实施湖南维新。不同于旧党的因循守旧,也不同于康有为等人的过激,而是采取折中两派、不分派别的方法变法开新,招致梁启超、黄遵宪、谭嗣同等维新人士,创办实务学堂、武备学堂、算学馆、课吏馆、《湘报》、南学会;整顿湖南政治、经济及文教。

  “湖南维新,是当时唯一取得实效的维新活动。”长篇传记文学《陈寅恪家世》作者叶绍荣说:“维新使湖南群贤毕至,风气大变,由原先的纲纪废弛、贪虐成风变为全国最富有朝气的一个省。直到今天,许多湖南人对陈氏父子仍充满感激之情,陈氏父子在凤凰的旧居就得到积极修缮,现已成为凤凰十大旅游景点之一。”

  戊戌年,一批爱国人士欲发动维新变法,张百熙保举陈三立与康有为参与新政,但因当时陈三立在守孝,而按照条例守孝人士不列保荐,先生因此免于戊戌之难。8月6日,维新变法失败,慈禧训政,缉拿变法人士,康有为、梁启超等奔走海外,而文廷式正在陈三立家中。陈三立深明大义,给予钱财,让其奔赴上海,文廷式成功由沪抵达日本。

  事后,陈氏父子被朝廷以“滥保匪人”“招引奸邪”的罪名革职,陈三立一生的政治生涯遂尽于此,父子在湘创立的新政基本被摒弃。后陈三立侍父回到南昌西山,筑屋三楹,以此归隐。虽不再问政,但他依然以满怀的赤诚,用诗文书写他的国家和人民。尽管后来清政府、北洋政府、伪政府纷纷提供出仕机会,但先生无一答应。

  修水紫花墩上、凤凰山前,有一所容纳3000多名师生的初级中学。紫色的花瓣爬满了教学楼前的大树,略显老旧的墙上六字校训赫然醒目:立德、立志、立人。“不同于散原先生的三立,我们依据中学生的年龄特点,将校训总结为更加侧重德行教育的新三立。”散原中学校长胡勇建解释。

  “陈三立的成就,一是诗歌,二是维新,三是教育。”胡迎建说,陈家由草根家族发展为文化贵族,离不开他们对文化教育的重视。在浓厚的文化家风熏染下,陈三立很早就树立了“余作前儒托命人”的文化理想,并把儿子陈师曾、陈寅恪培养成文化巨匠。

  “陈三立是旧文学的代表,但他个性鲜明,有进步思想。在教育上既注重传统文化的继承,又注重新型教学。”叶绍荣介绍,当年陈三立以怀远(客家)籍5次参加科举考试皆不中,并不是他才学不济,而是没有按照要求使用馆阁体书写。一年乡试,陈三立不以八股答卷,而以古文答之,文章汪洋纵阖。初选时遭到摒弃,后被主考官陈宝琛发现,大加赞赏,破格予以录取。

  陈宝琛这种不主故常的选才之道,深深影响了陈三立的教育理念。1890年,张之洞创办两湖书院,陈三立一度被聘为书院都讲,后康有为筹办上海强学会,陈三立与其商议捐资与章程,购买书籍,备仪器,为研实学而开风气。

  1903年,张之洞在南京明朝的国子监旧址筹建三江师范学堂(南京大学前身),招收江苏、安徽、江西三省生员,以培养中小学教员,这是中国近代最早设立的师范学校之一。而陈三立被聘为学堂总教习,又称总稽查(有学者还称为校长),负责稽查各学科课程、教法和学生学业,学科设有理化科、博物科、历史舆地科,讲授史地、文学、算学、物理、化学、博物、生理、农学、教育学等多学科课程。

  陈三立在家办学堂,延聘外国教师,废除旧式教育中存在的不合理成分,除四书五经外,还开设英语、数学、绘画等新课程,既方便家中子弟,亲戚朋友子弟也可附学。此外,陈三立让出住宅赞助思益小学,学生穿制服,学校有操场,在一个比较宽松自由的氛围中开始接受启蒙教育。

  陈三立为人师表,以文章气节著称一世,爱国爱乡、清风高傲,加之在诗坛、维新、教育等领域的成就,德名满天下,新旧官吏、诗人名士争相与其交往,诚如陈衍所说:“伯严知交满天下。”著名画家徐悲鸿、齐白石、彭友善等纷纷为陈三立作画,刘铭传、刘坤一等著名人士也请其为自己诗文作序,作墓志铭、神道碑。

  1937年日军攻入北平,派人监视陈三立的住所,并上门游说他出任伪职,先生让佣人拿扫帚赶其出门。忧郁成疾的陈三立最后绝食殉国,于9月14日去世。陈三立绝食殉国的噩耗传出,文坛震惊,文化界纷纷做挽诗赞其气节,就连曾反对他的柳亚子也在诗中自惭:“散原老人与海藏(郑孝胥)齐名四十余年,晚节乃有薰莸之异。余少日论诗,目郑、陈为一例,至是大愧。”

  叶绍荣是修水人,他时常会陪同外地的文化界朋友去陈氏故居凤竹堂,“当年苏门有三苏,而江西陈家有五杰,其中四位在辞海中拥有独属自己的词条,这是何等的荣耀!今年8月,我带了一批外省文化学者去凤竹堂,大家虔诚地步行十几里前去拜谒,其中一位说陈家是文化贵族,我是怀着一种文化朝圣的心态来的,一点都不感觉累”。

  “竹生空野外,梢云耸百寻。”站在凤竹堂的前檐,举目远望,青山缥缈,碧竹摇曳,风过,余留淡淡稻花香。凤竹堂,是陈三立出生的地方,尽管已经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但记者此番前去,距离留名簿上的最后一位游客的到访时间也已经隔了近一个星期。

  纵观省内,不仅许多民众对陈三立不知不识,除个别学者在努力研究外,我省学术界对陈三立的研究也显单薄。近日,记者登录中国知网(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),以“陈三立”为关键词检索文献,数据显示,省内排在第一的是南昌大学13篇,然而苏州大学有27篇,其中博士论文两篇,华东师范大学18篇,复旦大学15篇

  胡迎建认为:“在陈三立的诗中,最著名的意向是孤儿,孤儿既体现了亲人过世后的孤独感,也表现出政治失意的无奈。”尽管许多人遗忘了这位“孤儿”,但也有一些人在默默坚持:修水县2001年投资600万元在县城北门辟地1.48万平方米建设“五杰广场”;2011年把原修水一中初中部和修水二中合并重组成立新的散原中学,成为修水最大的初级中学,而其前身为1945年纪念散原先生设立的省立散原中学; 2013年拨款50万元抢救性修缮凤竹堂,并建成一条直通马路,今陈氏故居成功申报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;国家社科基金项目《陈三立与同光体诗派研究》出版;新建县博物馆已找到陈三立父亲陈宝箴墓前石狮,现正研究妥善处理方案因为他们的坚持,越来越多的学者、机构、民众正慢慢融入弘扬陈家五杰的文化涓流中,待涓流积至沧溟水,文化赣鄱中的这颗明珠定会愈加明亮。 □ 本报记者万芸芸